稞稞妮原创,原发在几个反传群中。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  我亲堂弟(叔叔的独生子)受骗,在广西北海1040里面干了两年(23个月),一个人(下线)没拉到,搭进去十几万生活费。上线又把他甩了。两年来他骗叔叔说是去和同学搞海产品。直到强制拖回家前不久,叔叔才知道儿子搞的是(第一次听说的)1040这个所谓发财成功的国家项目。
  现在家人把他弄回家里,脑子洗白了,人已经废了!进入了一种成功学信徒的颠狂状态了。叔叔说,投入的50800(69800减19000)想要回来,实际上要不回来了,全算上搭进去20多万。叔叔老两口的棺材本都败光了!
  最惨的比损失钱还要命!……堂弟人已经废了,现在活死人一个,成了行尸走肉了,天天想去做大老板,去搞高铁,大飞机等等那样的大工程去,平常工作什么都不去干,事实是不会干了,以前还打工干到了班组长。明显地与人交流都产生了困难,成了只会喊空口号的二傻子!!
  家里人带他去精神病院查过,堂弟是偏执型精神病,已经到了非住院治疗不可的程度了,兼有中度精神分裂!叔叔想把这5万多要回来给他治病,找他上线,无论如何找不到了,还去过一次广西,堂弟的上线换了住址电话一直打不通了,报传销诈骗案证据也没有,结果白搭了路费。现在是靠我们这些亲戚接济着生活和看病。
  近两年,堂弟一共拉过去(传销行内叫做邀约)五六十人(目标下线),人人都不信,一个都没留下。临走时不是骂他骗子就是揍他。平均一个月两三个人吧。这也搭了很多钱,占20万的很大一部分。
  仅举两例,在加入一年半以后,堂弟有个发小,被约了去,嘴皮说破好吃好住招待,人家无论如何不信呐,感到受骗立马走人,他追去汽车站,还往回拉人家,哭得眼泪稀里哗拉的,不让人家上车,这个发小本时爱健身和练太极,力气大,飞起一脚把堂弟踹了两米多远,碰到路边水泥路沿,摔成了骨裂。住了十几天院,又花了一大笔。
  不久后,出院后还约了个中学同学好友,人家来了,但同学对象(未婚妻)发现不是很把握,也跟来了,堂弟不知此女是女汉子呀……人家夫妻住了两天,发现不靠谱商量要走,堂弟扯着好友大腿不让人走,这位未婚妻,发了标,皮鞋猛踢堂弟老二,堂弟倒地后又被揪着头发扇了十几个耳光,被打晕了,后来才发现阴茎被踢得充血肿了很久,小便都疼。(这件事是后来叔叔告诉我爸的) 这两个例子都是后期的,因为之前总拉不来人,所以一年半以后,他就急了,死气白咧拼命留人家做下线,导致挨揍。你们看,干1040,干到我堂弟这么悲惨的,好象没有噢……
  回来后,我们找了医院的关系,医生说了大堆名词,看叔叔也不太听得懂,就告诉我叔叔(实话),从经验看,堂弟人基本上废了,即便是抓紧治,也不可能恢复成之前那个样的正常人了,要是不治就更糟糕,有可能去社会上流浪去,当流浪儿童的孩子王(天龙八部慕容复那种疯子)——这还都是乐观的估计。
  去1040之前,他和媳妇定婚几个月了,他去干这个,媳妇半个多月后去看了下,什么也没说,回来就立刻退了彩礼。四个月后嫁给她同学,现在过得有车有房的(住房商铺都有),在郊区大学城旁边做生意。
  叔叔得知,她前一阵又生了个大儿子,应该是快半岁了。之前堂弟未婚妻退还彩礼时,她爸和介绍人一起来的,简单说说、退了钱就赶紧走了。后来我叔叔婶子一再追问,介绍人来的短信还是一直说,说堂弟到广西去搞的什么大事业,也不知是什么东西,女方家不能就这样等。后来我叔叔没有明白,一再追问原因,人家介绍人烦了,就与女方唠叨,女方有点小气恼,才不得不说出下面的话(短信):
  原话是"哪怕天下男人快死光了,就是宁可嫁给缺胳膊少腿的残疾,但只要是头脑正常的、能过日子男人,也不嫁堂弟这种弱智衰男人!他去搞的这个什么资本运作大工程——象吃了苍蝇一样恶心,幼稚得不如三岁屁娃娃。他是头脑残疾的废物,跟这种人一辈子受苦,看不到任何希望!"等等。(叔叔还奇怪,怎么……儿子搞大宗海产品很没有出息没有希望吗?)
  此女子有头脑有行动力,我很佩服。你们反传销的群友们可以把我堂弟这事做为反面典型,告诫那些想通过资本运作1040,快速发财致富而上位的人,别痴心妄想,应脚踏实地地生活、生存。
  同时我们作为亲戚,也很恼火,在找给他反洗脑的办法,很多反传群的资料,我下载了,发给我叔叔,再给堂弟看,他都不清醒,还认为是国家在表面打击暗中扶持。(传销人叫宏观调控)举个简单例子说,国家政府打击1040传销,他认为那是政府表面打击暗中扶持,(这个国家的秘密工程,要低调与神秘)这样好使得加入这行业的人不致于太多,这样政府就能更顺畅、更快地使得他们进人千万富翁现和代化商人行列。——真是痴人说梦,笑死人了!
  在我看来,堂弟现在是被钱迷了心窍,智商情商都已成负数,他认为屎块就是小麻花,屎块很香很好吃,他就天天吃!那么给他真麻花,他也不认可。认为真麻花是臭的。
  被女汗子踢了那次之后,这初中同学回到乡里镇子上,见到我家其他亲戚就聊天说话,我们才隐约知道堂弟在搞传销,与他加紧联系电话勾通,才逐渐知道他在搞臭名昭著的1040,又过了一阵我们去了人,这把堂弟硬拖回老家。
  最无厘头的是,回家后不久,堂弟写了起诉书,到市里法院去状告国家——因为国家让他在1040系统里受了委曲。人家法院的工作人员一听一看他写的什么狗屁玩艺,"这哪里来的疯子",把他赶了出来。后来又写了起诉书,把上次的工作人员一块起诉了,又去了法院,人家撵他走还不走,在那里撒泼骂街,妨碍人家办公。这次人家叫了保安,把他连拖带架地扔在大街上,他就嚎啕大哭,脑子捣蒜磕头求包青天,磕的全是血,围了一大堆人看热闹。后来碰巧有个同乡认识我们家的人见了,电话叫了叔叔们把他弄回家。
  表弟他现在天天想见国家最高领导人,口口声声地说:省委书记、省长都不行,就要见习总和李总,给他申冤呢,申冤内容:
  1 他干国家的1040项目受了委屈,一定要有人负这个责,赔偿他损失。
  2 他去法院起诉国家,法院不受理,两次被人赶了出来,办事人员渎职,必须要查,还得一查到底。
  3 习总李总应给他大飞机,高铁,原油进口运输之类的大工程,让他带头搞起来才行。
  朋友们,你们吃惊到掉了下巴没?这就是一个原来在工厂打工的人,干到过班组长,同时还会与人合作做点买卖,维持温饱毫无问题的一个正常青年,被1040传销组织洗脑后的,失去正常心智与思维判断能力,近乎废人的悲惨结果,稞妮妮水平有限,作为1040受害者亲人,我只能说,事实的情况远比文字所表达的悲惨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   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    本版积分规则

    QQ|小黑屋|手机版|Archiver|北京旅游网 ( 京ICP备09085784|网站地图 |人工智能   公安机关备案号:11010802020243

    Powered by Discuz! X3.2  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